新闻中心

【华盈城市】中国特色小镇十大评估标准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四个部委近期发布了《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》(下称《意见》),进一步规范特色小镇建设。在各地特色小镇来势汹汹之时,这个文件可谓恰到好处。现在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防止一哄而上,要对小镇进行科学评估,而不是单纯地跟风建设。

  

  小镇的科学评估

  

  要避免跟风建设,就要建立特色小镇的科学评估体系,什么样的小镇是好的小镇?什么是差的小镇?

  根据CAS(Complexity AdaptiveSystems)理论可以推演出特色小镇的十大评估标准。

  第一,自组织。好的特色小镇,是由下而上生成的空间和产业组织。差的特色小镇往往是人为规划的,政府指定的,政府花大力气财政补贴,赶工期建设而成的。

  其次,共生性。好的小镇是具有共生性的。它能补主城的缺陷,发挥“环境修补、产业修缮、生态修复”的功能。差的特色小镇,就是跟周边同质的。

  第三,多样化。这指的是小镇特色的种类要多。如建筑本地特色、产业唯一性特色、投资和管理特色等,小镇特色越多,就越能形成多样化的空间,多样化的产业模式,从而产生非常好的生态和经济效益,形成创业生态链。而差的特色小镇是单一性的,产业模式又与城市趋同,资源是相互冲突,类同的。

  比如成都边缘的德源镇,原先是个单纯的地产开发区,空置房产很多。当地农民请能人将其转变为一个双创孵化器。先对市容进行改造,专门为年轻人建设创业孵化器,房子以低廉租金出租,创客的空间、风投机构、咖啡厅、茶馆、医院、学校等等配套设施,都逐步引进。农民们不会编制宏大的高大上的人为规划,只是紧盯创客的实际需要来持续“补短板”,结果农民的双创孵化器比政府做的还要强,“自组织”式形成了创客天堂。

  第四,强联结。特色小镇等于是一个好的城镇或产业网络节点,要和外界强联结,多种强联结,会使它产生某种“反磁力”。某个小镇某一个方面,如果有强大的反磁力效应,这种效应是好的特色小镇吸引外部资源加盟的必要途径,否则就会因资源流失生存都很困难。而差的特色小镇,只有“弱磁力效应”,甚至没有“磁力”,这是因为缺乏与主城的强联结,或者是很糟糕的单一功能。比如,大城市附近的“睡城”,虽然当地政府和农民从土地拍卖上赚了不少钱,但在产业方面与主城没有任何“反磁力”,那就会缺乏可持续发展能力。

  第五,产业集群。哈佛大学彼特教授在其名著《国家的竞争力》中写道:“一个国家、一个地区的竞争力,常常决定于那些地理上不起眼的‘马赛克’,而不决定于那些宏观的指标。”这些“马赛克”就是企业集群,一种产业的企业在一个地方聚在一起,他们之间的高度分工与合作,产生超高的经济效率,和巨大的创新活力。这种集群在地理上是不起眼的,但会成为一个地区乃至一个国家竞争力的最主要元素。

  第六,开放性。好的小镇的产业是高度开放的,能够主动切入到全球的生产链中去,并且不断地向上游移动。因为全球价值链和产业链是变动的,如果说某小镇有一类产品,进入到这个产业链,不断地上升,特色小镇作为行业单打冠军就会成功。

  比如,柳市镇原是温州的“边角料”,是一个政府产业投资等于零的穷镇,经过30 年的个体私企培养,现已成为低压电器的超级基地,全国低压电器的80% 产于这个基地,占全国此类产品出口的70% 以上,法国、德国的大企业,都来这里合作办厂。

  第七,超规模效应。好的小镇,完全超越了城镇规模效应。英国有个名叫海伊的小镇,原来只是一个冷清的旧城堡,后因距牛津、剑桥等名校不远,便将全国旧书商家吸引到镇里来,全英国的旧书都到这里来买,把仓库、旧屋都空出来装上书,形成了旧书小镇,周边大学师生和全国游客,都到这儿来买书。

  第八,微循环。是指采用微循环的模式,任何“三废”都就地循环回用。这种节能减排的模式,对水污染的治理、对节能减排有很大的生态和经济效益。微循环整套技术,本身也是“特色”,会造就此类小镇的经济活力。

  第九,自适应。好的小镇:有投资者、技术、人才等方面的自主性,能独立面对风险,独立应对市场变化、独立解决新技术的颠覆性创新。而差的小镇就不具备产业发展的自适应性,从而引发资源产业枯竭,如同美国底特律式的衰落。

  最后,协同涌现。好的小镇会与周边其他小镇协同涌现活力,比如杭州阿里巴巴总部附近涌现出的若干小镇,这些小镇之间又形成了协同创新的小镇群,这个“群”就是高水平的“协同”效应平台。(作者为国务院参事、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原副部长)

  

  小镇的管理艺术

  此次《意见》指出,特色小镇是在几平方公里土地上集聚特色产业、生产生活生态空间相融合、不同于行政建制镇和产业园区的创新创业平台。某种意义上来讲,4.0版特色小镇就是一个孵化器,一条创业的生态链。这就决定了政府管理特色小镇与管理一般的产业和新区完全不一样,应该遵循一些基本策略:激励不取代、简政不专权、护航不包办、评估不刮风。

  政府在特色小镇的建设过程中应起到引导性的作用,不能替代市场成为建设主体。政府要激励企业去创立培育小镇,而不是取代或包办。政府对小镇应该简政放权,不能繁政专权。特色小镇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于要自下而上地自觉运用市场规律,以企业家、技术人员和创业者等为核心力量去发展,而政府只要帮着去保护和引导就可以了。

  政府要管理特色小镇,最重要的工作是要防止一哄而上。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不管是什么小镇,都想要打造成特色小镇,最后泥沙俱下,把小镇的名声毁了。例如,有一些小镇变成了房地产开发项目,特色小镇变成了“房产小镇”,违背了特色小镇的初衷,也就预示着这些“房产小镇”最终还会泡沫化,成为一座座空城,这是严重的资源浪费。

  同时,有一些地区的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根本达不到建设特色小镇的要求,但是为了“戴帽子”这些地区便一股脑地申请特色小镇。比如在某省,同类型的基金小镇居然申报了三个,这是完全不可能的,因为基金小镇只有在民营经济非常发达的省份才会被需要,像浙江省最多也不超过两个。那些经济总量比浙江省低、民营经济的发展不如浙江省的,如果申报三四个基金小镇,那是很成问题的。

  此外,针对不同的小镇建设,在突出特色的前提下政府参与的比例也要调整,参与的力度要有弹性,不能不管,但也不要完全管。例如有一些小镇拥有很多古建筑,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,政府干预的力度就可以稍大一些,因为这些古建筑需要持续不断地维护和修缮,亟需政府提供保障措施、发挥监督功能。如果把这些建筑完全交给市场,那对于小镇来说,就会产生急功近利、大拆大建等问题。